散文《古今探奇烟囱山》8月8日《营口日报》
栏目:PET材料 发布时间:2018-09-11 04:33
雄哉,奇峰烟囱山! 摩崖石刻驰名海内,兼得天下名山之胜,日出、晚霞、华彩、佛光、雾凇等时令景观,五彩璀璨,变幻无穷。故有神仙之宅,灵异之府之说。松破石而生,傍崖生长...

  雄哉,奇峰烟囱山! 摩崖石刻驰名海内,兼得天下名山之胜,日出、晚霞、华彩、佛光、雾凇等时令景观,五彩璀璨,变幻无穷。故有“神仙之宅,灵异之府”之说。松破石而生,傍崖生长,针叶粗密,顶平如盖,乾曲枝虬,苍翠挺拔,其中古松盘结,以形赋意,令人称绝。烟囱山景点众多,素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其中“仙凡分界”山势险峻,峰顶平坦,乱云飞渡,风光无限,古称“群仙所都”,意为众仙之都会。迎客松为烟囱山众多名松之首,枝干苍劲,势若游龙,经历千年风霜,依然生机勃勃,笑迎天下宾客。烟囱云海波澜壮阔,世罕其匹。

  回到历史现场,“保守”和“激进”的对立远没有我们想像的那么严重。李大钊经常在研究系办的《晨报》上发文章;章士钊和胡适在饭馆的相遇和相互赠诗也被传为佳话;黄侃骂钱玄同骂得厉害,那是因为他们都是章太炎的学生,黄侃还是钱玄同的师兄。当时的北大,李大钊、陈独秀、胡适等支持傅斯年、罗家伦等北大进步学生组成“新潮社”,出版《新潮》月刊;俞士镇、薛祥绥等在黄侃、刘师培等人的支持下,出版《国故月刊》,成立了“国故社”。从表面上看,新旧冲突得很厉害,但事实上双方各自做着自己的事业,论战不多,谩骂几乎没有,更没有意见不合、饱以老拳的事发生。办社团自然需要经费,校长蔡元培一碗水端平,给两边的社团都拨付了所需的费用。在当时的北大乃至整个知识界,虽然新旧两派观点有对立,但并非你死我活的关系。后来五四运动的时候,陈独秀在新世界游艺场散发传单被捕,刘师培等人也都参与了营救,类似的事情,再往后就很难看到了。

  播读者在诠释作品时应融合作者意图、听者需求和自身的经验、体验。首先,理解作者的真实经历与人格,把握文本中的清新情趣或悲悯情怀,并研究写作手法的语句表达特点和文字的内在逻辑;其次,要随时关注听众的现实需求,也即:听者是希望从中获取生活的勇气现实的指导,还是想在意境意象中驰骋,或者仅仅是想停留在文字的情境里休憩;最后,融合自身体悟、经验,外化为声音进行个性化、立体化的表达。这其中,应注意两点:(1)也许对于同一件作品的作者意图不同人会有不同解读,不同听众也会有不同需求,但播读者应该寻找读者意图的最可能表达和听者需求的“最大公约数”;(2)作者意图、听者需求、播读者体悟三者在声音外化呈现中对于各自比重的问题,笔者认为,不必生硬强求,而应根据不同篇目综合把控,形成语感,以期呈现情动形言、水乳交融的效果。

  古寺为烟囱山“五绝”之首。据民国《太和寺碑记》记载:尝闻斯山也,名之曰皂洞峪。其古刹建立山巅,仅一楹耳。现址溯自明代万历,至清朝康熙年移至南山之阳,重为动工,庙貌庄严,规模宏远,庶乎可观矣。据其□状,环迴皆山也。东连布云山,韩国1.5分彩官网层峦叠翠;西望连云岛,巨海洪涛;南指片石岩之尖峰峭壁;北枕古辰州之铁塔清河。考其碑碣,乃明代之遗迹,亦一郡之名区。嗣于道光年,上帝庙(即盖州玄贞观)住持僧海青接兑此山,又为重修,赖有郡尉明韬公协助募化,庙宇复兴,焕然聿新,迄今五十余年矣。风雨消磨,庙宇凋零,甚至不堪睹状,兹者甲寅秋,本僧相契者四公,素□□持往来,触目惊心,不忍邱墟,是以共襄盛事,鸠工庇材。阅三越月,功已告竣,因而敬将□方募化贵官、长者芳名勒石,以志不朽云。经理监工人:任德三、韩永和、王作勋、王长文。张天三撰文、书丹。太和寺主持僧、通善率徒智观。监工:王德纯。中华民国四年(公元1915年)五月二十八日榖旦敬立。(“□”内为残字)

  提起性价比手机,或许很多用户都会有种很高的舆论影响力(因为便宜是所有人都追求的需求点,没有谁会想花高价格买一台手机,事实上“没有”),但是问题来了(性价比千元手机真的很好吗?很多用户应该会有不同的想法,有人会说千元手机就是坑,有人会说千元要善于洞察才能找到物美价廉的产品),确实这些都是正常的,因为厂商需要赚钱,而今天给大家分享的就是曾经一直致力于性价比的“魅族”旗下的性价比,因为最近在行业舆论中(尤其是读者评论中很是活跃),就想说说了。

  杨宏雨:在说蔡元培之前,有必要回顾一下北大的历史。我们都知道,北大的前身是京师大学堂,是中国官办的最早的新式高等教育学府,在中国的教育界和思想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然而,到了民国时期,北大的地位和影响力明显下滑。这和北大内部激烈的派系斗争有很大关系,也和北大校长频频更迭有关。1912到1916的5年间,北大就换了五位校长(严复、章士钊、马良、何燏时、胡仁源)。校长走马灯似地更替,使得北大不仅没有保持其应有的光彩和地位,反而成了一个谁都不想接手的烂摊子。这就是蔡元培上任前北大的基本情况。

  朗读本身是音频,与配音解说、现场朗诵不同。朗读的陪伴性体现在收听场景,配音则是为了辅助贴合画面,现场朗诵更多的呈现一对众的表演色彩;所以,此类栏目的播读是有广播节目播音需要的,必须在质朴温暖中体现声音主体,要在声音中走心。宋代理学家朱熹对朗读的表达是“逐句玩味”、“反复精详”、“诵之宜舒缓不迫,字字分明。”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作为有声语言的一种表达形式,朗读在情感、气韵、语势、节奏上应有一种缓中见力、直抵内心的把控感。我们应将这种内生的力量感和栏目的和缓陪伴性统一起来。

  古人早已赞叹这里无树非松,无松不奇。“有干大如胫而根蟠屈以亩计者;有根只寻丈而技扶疏蔽道旁者;有循崖度壑因依如悬度者;有穿罅冗缝迸出侧生者;有幢幢如羽葆者;有矫矫如蛟龙者;有卧而起,起而复卧者;有横而断,断而复横者”。二龙泉井旁的迎客松,以其古朴苍劲,向一旁伸展的优美身姿,像一位热情好客的主人,欢迎着八方宾朋,是烟囱山的象征;“蟒仙洞”旁边的蒲团松,团团如和尚参禅的坐垫,仿佛可承受四人在上面盘腿习静;“济公活佛”边的黑虎松,躯干挺拔,韩国1.5分彩枝叶森茂,威风凛凛,傲立山间,俨然是黑虎的化身;“雕仙石”边的卧龙松,斜技偃蹇,横卧石壁,松甲如鳞,角崭髯张,活脱脱一条如游将飞的青龙。那些如舞松、陪客松、送客松、连理松、龙爪松、凤凰松、麒麟松、棋盘松、蜡烛松、霸王松等,都悬附、偎依、屹立奇峰怪石之上,无不毕肖。每至风摇影动,“近听风声如笛,远闻松涛似海”,给烟囱山的奇景注入了独特的声色之美。与奇松相得益彰的是奇峰怪石。烟囱山南北柞林莽莽,松涛阵阵,远山近水,风光无限。无论是春光秋色或夏晴冬雪,自有它独特的壮美英姿,“皆直削无枝,又拔自绝壑”。

  关于我自己从事的民国法政史学研究的心路历程,我在2005年11月写作的《历史背后》自序《以不惑之思面对历史》中介绍说:“2000年夏天,由于投稿的关系认识了《黄河》杂志的谢泳。我当时还是鲁迅和周作人的崇拜者,在一次争论中,我坚持认为鲁迅和周作人的思想比胡适要深刻得多也高明得多。谢泳以他特有的诚恳和厚道告诉我:你说的有道理,不过你还是应该多读一些胡适。谢泳的话语并没有说服我,他的诚恳和厚道反而深深打动了我。随后我集中时间阅读胡适”

  杨宏雨:过去我们对于“五四”和“新文化运动”的理解,其实都太狭隘了。我们在考察五四人物的时候,只把陈独秀、鲁迅、胡适这样的“新派人物”算进去,给人造成了一种新文化运动很激进、很反传统的印象。但实际上,“五四”一词的第一次出现,是在梁启超的《五四纪念日感言》一文中。现在的学者提出了一个概念,叫“五四文化圈”,指的是一个同时存在于五四时期,共同关心新文化问题的,由具有不同价值观念和理想的知识分子组成的群体。他们有不同的知识背景,占据不同的出版媒介,拥有不同的读者群,在对待传统文化和西方文明的态度上有着显著的差异,但这并不能抹杀他们都关心民族国家命运、都是爱国者的事实。在这个群体中,有相对激进的群体,他们以《新青年》、《新潮》为阵地;有相对保守的群体,以《学衡》和《东方杂志》为阵地,当然还有更多的是个体,比如梁启超和梁漱溟,很难用简单的“激进”或“保守”来概括他们。

  山城建在独峰西侧平坦之处的半巅之中,城墙依石崖陡峻处叠砌而成,全城略呈南北长的不规则山城。南北长140米,东西宽56米,总面积9000平方米,分内外和中心三层,城墙皆为石筑,城设一门,东西城墙中部稍偏北,城门至今保存较好。山城中有两个高矗的石台,分立南北两端,石台上有石筑石城。遗物有筒瓦、板瓦、砖头及白灰块。从遗物可知原有住室设施,应为战时的指挥所和平时之眺望楼。在城南边有一个小方城圈,有台阶通内城,中心城外城东南角是全城最高处。城内水源在城门东北8米处,有一水池,石条砌壁铺台。

  ③关于蔡元培、北京大学与五四运动的关系,一直是中国近现代史和高等教育史研究的热点问题。以往的研究多强调蔡元培对北京大学学风、校风的改造上具有积极的历史进步意义,而不是将蔡元培校长对北大学风与校风的改革放在一个“大学政治参与”的视角下进行考察。作为教育家,蔡元培对北京大学“政治参与”的态度是非常矛盾的,这一方面同样为既有研究所忽略。有关蔡元培与北京大学的代表性论著,可参阅高平叔《北京大学的蔡元培时代》,《北京大学学报》1998年第2期;朱成甲《北京大学与五四运动》,《北京大学学报》2000年第3期;王晓秋《辛亥革命与民国初年的北京大学》,《北京大学学报》2001年第6期;崔志海《蔡元培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中的角色再探讨》,《史学月刊》2006年第1期;娄岙菲《蔡元培与北大校风的重塑》,《教育学报》2011年第4期;Timothy B.Weston,The Power of Position:Beijing University,Intellectuals,and Chinese Political Culture,1898-1929,Berkeley: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2004。

  美文朗读栏目应根据目标受众的情感需求,在充分发挥想象和联想当中进行内容的综合选择,暖心推荐,张扬个性,通融共性。主要应从三个方面考虑:1.传承历史文脉,寻找具有现实意义的经典美文;2.跨越空间与地域,选择具有国际视野或国家气派或乡土气息浓郁的优质美文;3.关注重大节点与时事热点,使用具有新闻意义和可能引起普遍关注的特定美文。这其中,定位面向全国人民或全球华人的栏目应有格局意识地选择具有普遍意义和文学高度的美文;地方媒体的栏目应更多地考虑地域色彩较为凸显的文字;当然,二者因了融媒体大势,也可跨越空间,选编对方界域的文字为我所有;在你来我往的既有“大家”风范,又有强大地域受众粘合力的持续实践中逐渐找到自己的最佳定位,为时代深情讴歌,为城市描绘诗意,为乡土低吟浅唱。这一点杭州台《我们读诗》、宁德台《行者乐读》都做了极好的尝试。

  就选与编而言,福州台《为你朗读》的一期节目值得一提。在5.12汶川地震纪念日这天,许多自媒体选用了与纪念大地震直接相关的诗文进行朗读,《为你朗读》为形成互补和立体呈现,选用了与纪念汶川地震有情感与人性共通之处的四首不同时期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诗作:《含笑的玫瑰》(施皮特勒.瑞士)、《小夜曲》(卡而费尔德.瑞典)、《我什么也没失去》(夸西莫.多.意大利)、《忧伤的少女》(塞菲里斯.希腊)。通过四位不同朗读者的朗读,层次分明地呈现了“忧伤中的美好”“寒冷中的温暖”“痛苦的升华”“生命的光明”四个主题,最终在主持人的串联中点出“为不幸离去及坚强地活下来的人们送去祈愿和祝福”的栏目愿望,从另一个侧面较好地体现了栏目的文学性、欣赏性和人性关照。

  如今,太和寺新址所处的山群峰相拥,特别嵬峨,故称“大和”。该寺分为山门、大门、太和宝殿(即太和寺正殿)、三圣殿(既为三进院,也称“大雄宝殿”,是太和寺的主殿。殿内供奉的3位神像为“太和三圣”。中为释迦牟尼,左右为观世音和大势至菩萨。这庙表达对观音的信仰,希望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和龙王殿。每值四时季节,这里芳香四溢,沁人心脾,令香客游人倦意尽消。寺依山傍水,高低错落,古朴端庄。近年来,先后由住持传楷在这里募资重修、扩建,修亭筑阁,建成了登山公路,山门高耸,凉亭处处,古景新辉,名刹焕彩。

  这是导演鹏飞第二次与女演员英泽合作。在《地下香》中,这对初出茅庐的组合尚有稚嫩生涩之处,经过几年的磨合,两人的默契显然在《米花之味》中得到了展现。参与剧本撰写的英泽告别城市,在和她本人生长环境千差万别的农村中塑造了一个更为真实可信的角色。虽然在形象上,她仍旧和云南傣族人有细微的差别,模仿当地人对话的口音也略令人出戏,但年轻妈妈将心事隐藏于心中的细腻性格却是无比的可信。女性视角的极佳呈现,让电影中母女二人的互动轻松而动人。在一场女儿沉迷网游深夜不归的戏中,英泽甚至没有让母亲在网吧大发雷霆,而是在默默确认女儿无恙后,买了一包烟,回到车里蜷缩一宿,等待第二天清晨女儿自行发现母亲隐藏在心底深处的担心。如此轻盈的笔触在电影中屡见不鲜,这是鹏飞和英泽在编剧过程中的匠心所在。正是如此不“狗血”的桥段,辅以精致的声音设计和摄影,构筑了今年华语电影序列中最不容错过的作品。(柳莺 编辑 董明洁 许望)

  《米花之味》是一部具有极强人文关怀的影像散文,充满着孩童式的雀跃。影片起始,山野空镜头伴随着带有民俗色彩的配乐跃然银幕,蔚蓝纯净的蓝天映照着山间色彩明快的农作物,勾勒出一派轻松的氛围。紧接着,是一个孩童可爱脸庞的近景,通过“正反打”镜头,观众才发现这是一位在公路边兜售鸡蛋的小女孩。她可怜地央求车中的女主人公买她的鸡蛋,身为母亲的女主人公也欣然接受。然而,她的归乡之路却并非一路坦途:面对日益陌生的女儿,她一边责怪着自己父亲无度的宠爱,一边面对孩童的顽劣不知所措。而她的女儿,则用同样陌生的眼光审视着自己的母亲现代生活方式对农村社会的侵袭,让这个尚在初中的孩子开始懵懵懂懂地了解外面的世界,却又对乡野本身所蕴含的活力百般不舍。她想亲近自己的母亲,却又不知该如何迈出艰难的第一步。

  鹏飞巧妙地用极具日常感的场景,捕捉到了农村社会所蕴含的矛盾所在,中国西南边陲傣家风俗又为影片增加了很大的可看性。值得一提的是,在《米花之味》中,极具特色的民俗舞蹈、礼仪和信仰并没有被征用为简单的符号,而是和人们习以为常的手机文化、西式婚礼等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形成一种鲜明而有趣的反差。导演亦并未用一种粗暴的二元对立手法来表现现代文明与传统习俗的冲突,从而如大部分现实主义作品一样控诉少数民族地区一去不复返的“纯洁时代”。相反,在他眼里,汽车、电灯、手机的到来为农村地区带来了经济的振兴,现代科技也早已毫无困难地融入当地人的生活之中,使得边陲地带不再与外界隔绝。至于发展的浪潮是否有百利而无一害,导演则通过轻松幽默的方式提出了自己的思考。《米花之味》极佳地展现了电影对社会空间的延展,当一望无际的田野和山丘呈现在银幕之上,观众仿佛堕入世外桃源。而当主人公们深陷无力的情感之时,现实的困境又营造出极为触动人心的现实描摹,观众也得以在现实和幻想空间中平缓自由地穿梭。

  此外,在编排方面,有的栏目(个体公众号居多)是直接报题和朗读正文,有的在开场做一个引言解读然后朗读。而中央台《诗遇见歌》、福州台《为你朗读》等广播电台主办的此类栏目则更注重传统广播的编辑意识。节目在控制时长的前提下围绕主题选择1至4篇散文或诗歌,有主持人开场、串词和结尾,串词的内容有引导,有微评。目的就是希望听者,特别是通过新媒体收听的用户能在完整的节目样式中感受到编播者对听众的尊重以及节目的交流感。

  值得说明的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阎晓明台长提到,车载收音机、大喇叭、半导体都是广播的形态表现。立足此概念,我们可以类推手机等同样可以收听音频节目的设备也是广播的一种形态表现。在这里,有线广播、调频广播、无线网络广播在形态层面统一到“广播”概念之下。所以,笔者认为,“广播美文朗读栏目”中的“广播”特指的是融媒体语境下运用一种或多种广播形态进行传播,核心特质为声音。在本文中,此类栏目的制作发起方涵盖了传统媒体和新媒体。散文《古今探奇烟囱山》8月8日《营口日报》(辽河湾文学)刊发韩国1.5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