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是非多:陈伟星再发文质疑李笑来 后者逐条
栏目:行业动态 发布时间:2018-07-11 16:55
遇到这样的人、这样的事,很难不夹杂情绪;所以,这篇文字我顺手写下来的第一标题是《忍着恶心认真回应陈伟星的言论,附带事实澄清》 写下之后,又改成现在的《关于陈伟星一些...

  遇到这样的人、这样的事,很难不夹杂情绪;所以,这篇文字我顺手写下来的第一标题是《忍着恶心认真回应陈伟星的言论,附带事实澄清……》—— 写下之后,又改成现在的《关于陈伟星一些言论的回应》,去除了其中的情绪成分 —— 在这样的时候,保持冷静需要很大定力。如果您作为读者,不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那就不要读下去了。另外一些读者,根本不关心币圈里发生的事情,那也就不要浪费时间了 —— 毕竟,虽然热闹是别人的,可生命是自己的。

  “绝大多数他帮发的项目都被其大比例私吞,并大比例拿取免费币在二级市场抛盘” —— 这完全是诬陷和诽谤。如果陈伟星认为这不是诽谤,那么,请拿出证据,李笑来私吞了哪一个项目的代币,大比例私吞?并且,这一点尤为可笑:“大比例拿取免费币在二级市场抛盘” —— 请陈伟星拿出证据,我在哪里拿了多大比例的“免费币”?至于“在二级市场抛盘”,陈伟星是真不了解我啊!我是持币尽量不动的人。这一点虽然反驳起来可笑,但我还是可以如此邀战:不用举证,但凡陈伟星能指出在哪个项目上李笑来拿了大量的免费币而后在二级市场上抛盘,我都能拿出那个代币的交易地址记录,给大家看,我就是没动过。

  过去的两个月里,我一直很迷惑一件事情。因为有另外一个人,某媒体的创始人,被陈伟星挥舞着当枪使。这个人曾经用她的笔救过我的一位朋友,也是现在的一位合伙人。所以,在来龙去脉了解过后,我就很奇怪,这明明曾经是一位“正义的使者”,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仅因为陈伟星是她的投资人,就完全失去了分辨能力?作为资深媒体人,难道没有最基本的训练?难道不应该把“字字有依据”当作行文着字的最基本原则和底线?甚至尝试着当面交流,无果。嘴上说的全是冠冕堂皇的话,暗地里干的全是没底线的事情。

  这一条,就更可笑了。在徐小平和冯波组织的饭局上,陈伟星支支吾吾地声称自己 2013 年就开始接触并投资比特币…… 我都懒得当场揭穿他,那时候币圈非常小,谁不知道谁呢?2013 年下半年的时候,我确实投资过 just-dice,并且还是最早一个投资它超过 2500 个比特币的投资者。因为那是当时可以找得到的唯一可以用比特币投资并且确实很可能获得比特币收益的项目,很多币圈老人都投资过 just-dice。关于这一点,我从未刻意隐藏过,我甚至在某个群里专门分享过投资 just-dice 的逻辑。而陈伟星刻意使用耸人听闻的词汇,说李笑来洗钱、涉赌,再进一步,指使某媒体工作人员转发到其他媒体的时候,故意使用“涉毒”这个词汇,这是很下作的行为 —— 并且,这真的已经可能构成犯罪了,诽谤罪。李笑来理论上因此可以发起刑事诉讼。

  所以,这一条,陈伟星想用“这是行业老人众所周知的事情,我没有说谎”糊弄过去 —— 对不起,他还是撒谎了。他根本不知内情,就信口雌黄。不仅如此,陈伟星四处说李笑来欠别人 30000 个比特币,这就干脆是诽谤了,因为此事实不存在,“欠”不存在,“30000 个比特币”也是虚构。我曾经提醒他,他有举证责任,否则就是诽谤。不懂法律的陈伟星,迄今为止也没明白“举证责任”是什么,甚至,我怀疑他是否了解“证据”这两个字的真正含义?否则,为何那么多文字写出来,竟然一点证据都找不到?

  关于郑伊庭事件,恰好网上已经有公开的,她和我的通线%的募集资金而郑认为自己无权这么做导致的”,这是胡说八道。我的要求是,作为 40% 股东,有 40% 的权益,有权利共同管理所有募集到的资金 —— 难道这不是常理吗?郑伊庭希望在公众面前把李笑来描绘成一个“黑心投资人”,那么拜托,请郑伊庭在项目已经盈利之后,韩国1.5分彩_韩国1.5分彩走势图_韩国1.5分彩开奖直播起码把李笑来的投资款大大方方的还回来之后再说,好不?贪掉股东权益,躲回台湾,拒不接电话,声称“请你与我的律师沟通”,而那个律师永远不接电话…… 这哪里仅仅是“不讲信用”啊,这干脆是无赖 —— 陈伟星要是觉得郑伊庭是战友的话,我看也是门当户对了。

  “李笑来一伙组织 EOS 人员对我个人进行攻击”…… 一直以来,是你陈伟星在无底线地攻击李笑来好不好?我真的很忙,刚刚投资了一个硬件公司,大家天天忙着讨论如何做出一个地球上最大的人工智能算力云;又投资了一个团队准备做共享链,大家开脑洞,集思广益,最终得到结论,共享的核心是人,而不是人去共享的汽车、自行车、房子、充电宝…… 于是还要改团队结构…… 陈伟星在朋友圈、在微博诽谤我,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时候,我真的没空。可怜我身边关心我的朋友和家人,打电话问候我,我只好照顾他们的情绪,于是我还得给他们解释这个陈伟星的来龙去脉,浪费我的生命!

  创业就是要坚守一些底线,在币圈混,至少有 两样东西得搞明白清楚:投资名人站台的真实 性和私募资金使用的合理性。这是推动这个行 业进步的必需的过程。关于这个事情币圈的大 佬们沟通过很多次,大多数真有钱真想做事的 都在逐步形成共识,但李笑来例外,觉得我针 对他而变成了私下对我传谣的个人攻击。我质 疑block.one的私募资金问题和李笑来骗局都源 于此。以下是几个事实,并且我都能承担相应 的“举证责任”。币圈是非多:陈伟星再发文质疑李笑来 后者逐条反驳

  而后,陈伟星自己投了一个项目,XMX,那可真的是空气啊!白皮书抄袭我的投资的另外一个项目,被我悄悄劝改,不愿意直接公开怒对;到最后竟然连代码都抄袭 EOS,这还不是空气?!这还不是陈伟星所谓的割韭菜?咋到他那里,就不提“公共资产”了,咋就不提“公开透明”了?可是,陈伟星对自己是很宽容的:“我是盲投”,然后一言带过就完事儿了?不知道有没有王伟星、孙伟星、杨伟星啥的来怼怼他?现在想撇清自己和“三点钟”的关系了 —— 当初是谁在三点钟群里半夜急着出风头?

  这个倒是事实:很多 EOS 持有者跑去微博留言骂陈伟星。可实话实说,这是陈伟星自己找骂。EOS 的历史,作为新入圈的陈伟星,当然不可能完全理解。不说这个,说最容易理解的事实:现阶段,EOS 再空气,也不能比光说不练的打车链更空气吧?EOS 再空气,也不能比陈伟星站台,玉红搞的 XMX 更空气吧?XMX 大面积抄袭 EOS 代码,竟然还和陈伟星同仇敌忾地说 EOS 是传销,是空气,也是奇葩。别说,XMX 我也是投资者,因为赵东的 Dfund 说要还我个人情,跟他们同等条件,于是,我用个人名义投资了 500 ETH —— 现在回头看,幸亏啊!从一开始就说好不能用我的名字宣传。这几乎是我在币圈里唯一一次主动避坑成功。